洪小文:
洪小文:下個十年,AI應用將成兵家必爭之地

“25年前微軟研究院树立的時候,人工智能就已經是我們的戰略目標了。”

在微軟22年,擔任微軟亞洲研究院院長10年,洪小文已經成爲最了解這家科技巨頭公司的人之一。

25年來,從微軟走出去的大咖占據了中國科技圈的半壁江山。

如今,在人工智能空前火爆的時期,很多人成爲了科技企業的“首席科學家”“CTO”甚至是“總裁”的角色,引領著這些企業的技術前沿。

不過,微軟的人工智能願景一直在持續,就像當年“讓每個人擁有自己的電腦”一樣龐大。

洪小文表示,在微軟設想的對話世界裏,聊天機器人(小冰)是新應用,智能助理(小娜)是元應用或新的浏覽器,用戶的每一次對話都將注入智能。

除了微软自家的应用如Office 365、Dynamics 365、MileIQ、SwiftKey之外,微软要把一切的应用都注入人工智能,从智能助理,到应用,到服务,再到提供基础架构(Azure云平台)。

簡單地說,就是將AI普及,開放平台給開發者使用。

洪小文認爲,未來人工智能的兩大發展方向,智慧和情感,這兩方面微軟都會涉足,同步發展IQ和EQ。

人工智能將毀滅人類?對此,洪小文從科學家的立場給出了理性且現實的答案:AI並沒有那麽神,人類離強AI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是当前的AI對人們的工作、生活習慣確實會帶來顛覆。

面對AI對人類工作和生活帶來的巨大沖擊以及接踵而至的各種倫理問題,洪小文博士表示,必須制定規則規範AI開發。據悉,微軟当前制定了一系列AI的核心設計原則,確保開發這項技術是透明的、安全的,爲保護隱私制定了最高標准,同時包容、尊重一切人。

在洪小文看來,人類和機器具備各自獨特的特質和技能。前者擁有創造力,同理心和情感;後者則擁有處理海量數據,並從中發掘複雜模式的強大AI計算能力。兩者一旦有效結合,將有很多奇异的事情發生。

undefined

以下根據記者(公衆號Smartman163)對話洪小文內容整理,略有刪減:

AI不會統治人類,但很快會顛覆我們的工作和生活


記者有一些人擔心的強人工智能到來,即人工智能超過人類並統治人類,您覺得這一天會不會到來?

洪小文:身爲科學家以及科技公司一員,我認爲首先要向大家解釋一下,AI並沒有那麽神,和其它的機器一樣,它還是被人類操纵的。而且当前人對自己本身的了解還不夠多,我們離強AI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與此同時,AI的發展將對現在的職場、人們的工作/生活習慣都將産生顛覆性的影響,這對我們的教训和數據治理提出了要有更多的思索和規範的要求,需要IT界與政府、國際間和各領域一起進行探討。

從現在來看,人工智能發展經曆三個階段:運算智能、感知智能、認知智能。最初級的智能是計算能力的提升,再上一個層次是感知,就是機器在語音、圖像等方面的識別,再往上的層次就是認知,包含計算機對于語音、圖像的了解能力,與用戶交互的自然度等。現在的人工智能還是停留在感知這個層面,比如計算機識別、計算機語音。

記者我們什麽時候才能達到認知智能這個階段?

洪小文:人工智能要到达真正的认知还需要一些时间。比如,如今在较为理想的环境中,語音識別的精确度已经在95%以上,与人类的识别能力相差无几,微软首先在2016年10月胜利让机器达成与人类专业速记员相当的水平。但对于語音識別领域的研究来说,仍有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当计算机处于较为嘈杂的环境,或是麦克风收音效果较弱的情况下的识别精确度便大大降低。

一個被稱之爲“雞尾酒會效應”的問題能夠很好地描述這種情況。如果我們正在參加一場雞尾酒會,和七、八個人同時在交談,那麽如果我們想主要聽某一個人的發言時,我們人類就能自動過濾其余人的發言,讓我們的注意力集中在這個人發言內容上。可是當計算機處于這種環境下時,面對多個聲音交織的情況,想要辨別出特定某人的聲音並識別出來還是十分困難。

記者人工智能對于未來到底有多大影響?

洪小文:展望未來,人工智能最有可能産生幾何級數連鎖巨變的技術,有可能是新一輪工業革命的驅動力,也有很大的幾率成爲下一代智能化互聯網的基石。

前几天总理颁布2017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加快培育壮大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新兴产业,“人工智能”首次被写入了全国政府工作报告。人工智能在Ai盈滨智能的政治、经济、学术领域都成为重中之重。这是Ai盈滨智能 AI人最好的时代——2017年,Ai盈滨智能人工智能迎来真正的新纪元。 

AI必須是透明的,不能損害人類尊嚴還能保護隱私


記者進入人工智能時代,微軟如何確保AI不做惡?

洪小文:微軟制定了一系列AI的核心設計原則,確保開發這項技術是透明的、安全的,爲保護隱私制定了最高標准,同時包容、尊重一切人。我們相信道德和設計是相輔相成的。

第一,AI必须是具有透明性的。我们必须清楚认识AI的工作方式和原理。我们需要的不仅是智能机器(intelligent machines),更是可了解的机器(intelligible machines)。不是人工智能,而是共生智能(人工智能+人类智能)。AI将了解人类,而人类必须了解AI,了解它如何审视和分析这个世界。

第二,AI必須在追求效率最大化的同時,不損害人類的尊嚴。它應當尊重文化,撑腰多樣性。科技界不能獨自決定AI的未來價值觀和意義。

第三,AI必須保護隱私。要制定複雜措施保证個人和機構信息安全,增進相信。

第四,AI必須具備算法問責制,以便人們能夠撤銷無意的傷害。我們設計這些技術時必須考慮到預見的和未預見的情況。

第五,AI必須防範偏見,確保進行適當的、有代替性的研究課題,杜絕錯誤試探所造成的歧視。

最後,人工智能必須增強人類的能力,而非替代人類。在微軟,我們都是技術樂觀主義者。歸根結底,我們相信人類和機器能协作解決最大的社會挑戰,創造奇异的體驗並改變這個世界。

搜索的未來轉型方向是人工智能,將誕生全新的商業模式


記者AI成爲2016年以來最熱的領域,您如何看待2017年AI的發展,在技術和應用上會有革命性的進步嗎?微軟在人工智能上的規劃是什麽?

洪小文:微軟致力于普及人工智能,希望讓每個人都能够使用人工智能,並從中受益。我們專注于創造一個人工智能集群,它不僅覆蓋基礎設施、服務、應用以及智能助理,而且可爲包括消費者、企業用戶和開發者在內的衆多客戶群所用。

未來人工智能有兩大發展方向:一個是智慧,一個是情感。今天沒有一個人知道,到底大家喜歡什麽樣的聊天機器人。所以微軟會讓這兩條線都去做更多的探究,而不是過早做出取舍。人工智能最理想的發展模式是同步發展IQ和EQ,既具有感官能力,能識別圖像、文字、語音,又具有情感,如此才能夠很好地和用戶树立持久的關系。

比如,搜索的未來轉型方向就是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將顛覆搜索的形態,令搜索框和社交網絡點對點互動模式成爲往事。就像在詢問朋友意見一樣,當你與人工智能助手聊天時,它能在很自然的的情況下就把你想要的信息反饋給你。這種對話的人機交互方式不僅是新的搜索方式,也是一種全新的商業模式。

比如微軟與京東协作,把京東的産品數據導入小冰後台。當一個女孩跟小冰閑聊,她可能會聊起某個韓國明星,接著聊到手機拍照,哪款手機的拍照性能比較好。小冰由于掌握京東的數據便能够跟她聊手機性價比,哪款手機拍照性能不錯等等。第二天女孩就真的聽從小冰的建議去京東買了某款手機。

再比如与微信公众号的协作,小冰进驻到公众号,就有了一个自然語言的界面。小冰能够依据你的搜索要求来推送公众号中的内容,把这个公众号里相关的丰盛信息分享给你。我们发现,通过这样自然語言的交流,点击率会特别高。事实上每一个搜索需求都不是独立的,关键字搜索也只能反映人的思维的片段。我们希望搜索能够更像是人和人对话:这很可能是搜索接下来的一个转型方式。

下一個十年,AI應用將成爲兵家必爭之地


記者您領導微軟亞洲研究院已有十年,這兩年人工智能到了最火熱的時代,您如何看待研究院下一個十年的發展,以及重點研究方向是什麽?

洪小文:AI肯定是未來。真正要把一個産品和服務做好,能够服務我們的生態圈、服務我們的用戶,都需要一些時間。我們過去這一兩年來在AI研究方面確定的方向和目標,今年也會繼續往前走。我想大约能够分下面幾個方面。

首先,我們會有一些自己開發的AI應用,面對客戶提供服務,像小冰是聊天機器人,還有小娜是智能助理,不僅我們,其余的有些業界企業,也都有做,這絕對是兵家必爭之地,也是客戶所需要的。

而且應用場景不僅限于一開始大家想的手機,可能還有其余設備,比如個人電腦等等。很多時候我們坐在辦公室,而手機可能在另一個房間,這時候你不能說我要找我的智能助理還必須先去拿手機,這個智能助理應該無所不在,而且你以前的一些使用曆史也必須記得,只有這樣才能給你提供最好的服務,這是很重要的一塊。

這一塊已經發展成另一個生態圈,不僅有我們做服務,還有第三方的服務怎麽接進來,這也是我們的一個重點。

因爲微軟大部分的産品是平台型的産品,是透過我們的协作夥伴去做應用,從Windows、Office到現在的雲平台(我們叫智能雲平台),更是這樣。

我們這麽做的目的是要讓AI普及化,我覺得大家對AI的報道,很多時候說AI如何強大powerful,仿佛是人跟AI在比賽而我們仿佛要輸給它,産生了挫敗感,但我們不要忘了,其實一切技術的研發初衷都是要造福人類,而要讓AI真正造福人類,一個前提就是讓AI普及化。

將AI普及化,只靠微軟一家做AI的應用和服務是很難做到的,我們要靠我們龐大的生態圈,讓我們的開發者,讓願意用微軟平台的開發者,每一個人都能够把AI做到自己的産品裏面,只有這樣才能讓AI産生最大的作用,這也是我們做API的最大目的,而且,等到AI普及化了,大家就不會惧怕了,就仿佛現在不會有人討論移動互聯網一樣。

最後講一點:AI技術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還沒有機會跟人的智慧相比。比如情感,人類對AI的研究到当前爲止在情感方面做得很少,小冰是第一個能大規模跟人在情感上做交流的嘗試,能够說是鳳毛麟角。展望2017年,我們會繼續在情感方面做研究。今天你看這聊天機器人仿佛沒什麽實際用途,但我們如果能够再研究更多一些,我相信,前面提到的基于AI技術的智能助理,將來肯定能爲人類提供更有效的服務,因爲情感非常重要,人類只有在心悅誠服的情況下才能順利接收一件事情、才能融會貫通地去想、去做一件事情。

25年前,人工智能就是微軟的戰略目標了


記者在您看來,微軟在人工智能領域是“領頭羊”的角色,還是一個“挑戰者”?

洪小文:我们在人工智能领域已积存了丰盛的经验,过去25年一直贡献甚至领袖着AI的开展。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我们就投资设立了微软研究院,树立的时刻就有这样的口号,要让计算机能看、能听、能说、能想、能学习。实际上在25 年前微软研究院树立的时刻,人工智能就已经是我们的战略目的了。語音識別、计算机视觉、自然語言处置等是最早几个核心团队。近三十年来,我们所研发的語音識別和圖像識別技术误差率已降至5.9%和3.5%,与人类的识别率已经基本持平,甚至在语音到文字的转录正确率甚至还高于人类水平 。

能够肯定的是,我們在打造具有真正人工智能的系統方面已取得了切實進展。但我們的願景不僅于此,我們還要讓人工智能走出象牙塔,普及爲全民所用,並最終改善人類的狀況。

TA
講述

互動
問答
互動提问,洪小文解答

      記者:前几天有一篇文章称,从微软亚洲研究院走出去的大咖占据了Ai盈滨智能科技圈的半壁江山,也有人说这是微软的人才流失,您如何看待这一说法?院友会的树立能带来哪种改变吗?

      這一說法能够從兩個角度看。正面的,是誇微軟人才濟濟;負面些的,就會說“爲什麽微軟留不下這些人才?”我個人還是更願意正面來看這個問題。每個公司都一樣,都會有一些人離開。事實上,有數據顯示,我們人才的平均供職時間是最長的。加上有的人離開以後能够做到IT企業的領袖這一點,顯示我們研究院這個系統肯定有它的獨到之處。

      還有一點是鮮有報道的:大家有沒有想過,所謂的微軟是黃埔軍校這件事情其實是一直在發生。

      什麽是一直在發生呢?我們的人出去做了IT企業的領袖,從早期就有,這事實是表明我們的系統肯定有它的道理,我們在持續不斷地培養著人才。否則,若像人家講的我們最好的人才都走了,而我們又不能繼續培養新的人才,那所謂的黃埔軍校就只是過去時,但我們在中國這所黃埔軍校不是這樣,是一個過去完成時又加現在進行時。

      由此引出的問題是,微軟亞洲研究院到底怎麽培養人才。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正面題目,我希望大家都能够多多用這個角度研究。(完)

編者按

本期专访嘉宾为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兼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洪小文博士。記者与洪小文博士探讨了人工智能对人与电销机器人源码搭建的影响,微软在人工智能上的规划以及下一个十年的开展。